夜守

同名儿赤田/是个画画的/偶尔会写点啥x

/晏华x赛斯,新年文/
/ooc预警/
/感情戏真难写x/
/这对儿真的怎么样都好吃x/
/文笔拙劣见谅/
/新年快乐!/


赛斯到中央庭的时候,那里已经没什么人了。
通亮的大厅里,剩下的人相互祝福道别。安托涅瓦正收拾好资料准备回家,抬头看见赛斯站在咨询台前,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呦,安托涅瓦亲!”赛斯懒散地靠着咨询台问道,“华仔他在楼上吗?”
“晏华?”安托涅瓦环视了一下四周,“倒是没见他下来啊……你去他办公室找找?”她将资料放在方舟上,思考了片刻答道。
“多谢啦!”赛斯挥了挥手,一面向着楼梯口跑去,一面不忘和所有人一样向安托涅瓦道了声祝福,“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呦!”安托涅瓦笑着回应道。

三楼的办公室,有个房间的门虚掩着,里面透露着电子屏幕微微的荧光。
“我说华仔啊……”赛斯轻轻拉开门——虽然现在是下午,但房间里很黑。他小心地避开摆放在地上整整齐齐的报告和公文,找到了埋在其中工作的晏华,“这都已经下班了,还在工作啊?”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一下班就撒丫子跑得飞快。”听到来者的声音,晏华放下笔,将手头正好写完的报告收起塞进桌柜里:“不过今天的工作姑且已经完成了。”
“我说啊,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除夕。你脑子是被门板夹了吗?问我这么简单的问题。”
“哈哈你居然还记得,我以为像你这样的工作狂魔,脑子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是工作日呢。”赛斯耸了耸肩,道出了自己前来的目的,“呐,华仔啊,今儿个难得提早下班,不如就和我一起去玩吧。晚上古街还有烟火大会呢,你工作那么辛苦就当是犒劳一下自己如何?”
“这恐怕不是你来找我的真实目的吧。”晏华扶了扶镜片,瞥了眼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的这个人。
“表面话总要说的好听一点嘛……好啦不要用那种奇怪的表情看着我,我不就想找个人一起跨年嘛。”赛斯嘟了嘟嘴,勾上了晏华的肩膀,“华仔你看我孤家寡人只身一个多可怜啊,就这么点小小的愿望你还不能满足我一下吗?”
这家伙……怕不是认识的小姐姐都回老家了没人可以约才找上的自己吧……晏华叹了口气:“去哪儿,东方古街吗?“
“哟华仔你同意了?”赛斯一阵雀跃,胳膊不经搂的更紧了些。
闲聊的功夫,两个人已经走出了中央庭。从赛斯走进中央庭,只是片刻的时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今天的夜幕来得格外的早。
“说不定是神明希望早些看到烟火呢?”赛斯看着有些疑惑不解的晏华,联想到这样一个解释。
居然是这么无聊的神明吗?晏华不自觉的地抬眼看着颜色逐渐便深的蓝紫色天空,心中思考着这不着边际的问题。
“华仔,想啥呢?”
“说了你也不懂。”晏华回过神来,先行向着古街的方向走去。
“欸华仔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啊!”
今天,就放下平时所谓的工作,职责一类,度过一个愉快的晚上吧。

宁静的夜里,整个交界都市,似乎只有古街一片格外的热闹。
瓦檐下大红的灯笼,映照着一片灯火阑珊的街道。沿街摆着各种各样的小摊,人们站在摊前,看着金黄粘稠的糖浆凝成龙的形状,柔软的软陶被捏成栩栩如生的小人……站在这里的人们,仿佛都被什么无形的力量牵引在了一起。在这里,感受不到平时黑门爆发,怪物袭击的紧张和恐惧,有的只是一片久违的祥和幸福的气息。
一向是站在战斗第一线的晏华,看到眼前一番景象,不禁一阵感慨。
这才是这个都市应有的样子。
“哎呀呀,这不是晏华吗?”一到古街就与赛斯走散了的晏华,沿街走了没几步,迎面就撞上了抱着爆竹怪的钟函谷,对方正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你居然会在非工作时间来到这里,难不成……黑门又爆发了?”
“……不是。”晏华牵了牵嘴角,“我来一次这里很不正常吗?还是说,只欢迎我在工作时间来这儿?”
“倒也不是,但向你这样的工作狂……欸对了,你在这里的话……想来是和赛斯一起来的吧?怎么不见他人?”
“那家伙,一进古街就兴奋的乱窜,不知道到跑哪里去了。我正在找他。”
“真像是赛斯的个性呢……要是找到他了劳烦帮忙转告一下,就说他上次委托我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我还赶着把这些爆竹怪送去雯梓那里,先告辞了。”钟函谷躬了躬身,揪着在自己怀里挣扎的爆竹怪,“祝你有个愉快的晚上,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看着钟函谷朝着主会场跑去的背影,晏华站在原地,思考着他刚刚说的话。
赛斯会委托他去找东西?即使常年呆在中央庭,但对于钟函谷的经商标准,晏华还是清楚得很的。
只要坑不死,就往死里坑。
赛斯最近中彩票了?
“呦华仔终于找到你了。”背后突然附上了一个人的重量,“在这里发什么呆呢,想没想本神官啊?”
“皮这一下你很开心?”本来习惯性想把身后人过肩摔下的神经在听见对方的声音后冷静了下来,“一到古街就不见了,跑哪去了你?”晏华转头看去,在消失的这段时间,眼前的人已经是换了一身衣服,站在自己眼前和身后古街的热闹气氛融合在了一起。
“是新衣服啦新衣服,怎么样,还挺有过年气氛的吧。”赛斯在原地转了个圈,得意洋洋的看着晏华,像个小孩子一样,似乎在期待着些什么。
还……挺不错的。即使心里是这么想的,还晏华却没有说出口,而是将话题带到了别处:“刚刚钟函谷说你委托他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
“那么快?”即使感受到了晏华是有意带偏话题,但赛斯也没紧追着这个问题不放,“钟老板没告诉你是什么东西吧。”
“没有。”
“那就好。”赛斯长舒一口气,“烟花祭就要开始了,我们赶紧去玩玩吧。”语毕也没等晏华回答,就拽起他的胳膊朝着跟热闹的深处走去。

在古街靠近中央城区方向的一个小公园里,赛斯将手中从古街里搜罗来的大小物品和去钟函谷店里领来的东西放在长椅边上,随即一屁股坐上了长椅:“哎呀呀可真是累死了呢……”
“我可是阻止过叫你不要买那么多没用东西的。”晏华在公园的自动售卖机里买了两瓶饮料,“你自己不听。”
“图个高兴嘛。”赛斯接过晏华递过来的饮料,扯开瓶盖闷了一口。两人并排坐着,小公园里并没有什么人,夜风氤氲着柔和的灯光吹散在空气里,小径边林子树叶沙沙的响声,混杂着从不远地方传来的喧闹声,一副清闲的悠然自得。
“这里看烟花的最佳地点,人少又不拥挤,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是吗?晏华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快要十二点了,过不了几分钟,漫天就都是与黑夜相衬的炸开的烟火了。
“呐我说华仔啊……”
“嗯?”晏华侧头看向边上这个突然安静的有些反常的人。
“嗯……也没啥,就是,今晚还开心吗?”
“比加班有意思点,感觉还不错。”晏华靠在椅背上,双手环在胸前,仰头看着天空。
“我昨天找人占卜了一下。”赛斯说着,状态一反平常,脸有些微红,“说在这里告白的成功率高达百分之百……所以说……”
像是终于鼓起了勇气一般,他抬头对上晏华的眼神:“——”
与此同时,新年的钟声敲响,漆黑的天空中同时绽放无数的烟花,照亮了整个黑夜。烟花绽放时发出的巨大声响,让赛斯自己都有些质疑,自己刚刚到底讲了什么。
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啊,华仔他肯定没听见……嘛,没听见也好……唔!?
刚想说点什么来打个圆场的赛斯,嘴却被堵住了。眼前,晏华一手挑起他的下巴,轻轻地亲在了他的唇上。
!!!!经过短暂的脑内断片,赛斯才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径直红到了脖子跟。
“有点甜啊,是你刚刚吃的糖的味道吗?”晏华见他一副要沸腾了的样子,不禁难得地笑了笑,“刚刚烟花的声音太响了,你方才的话,再说一遍?”
“你这分明是听到了欺负我!”
“着实没听见。”
“那你怎么……怎么……好了我讲就是……”像是突然妥协,赛斯将头撇向一边,不再与晏华对视。
“本神官喜欢你。”
“嗯,我也是。”

“呐,新年礼物。”赛斯将刚刚从钟函谷那儿拿来的,被仔细包装起来的礼盒塞进晏华怀里。对方并没有着急拆开,而是先估摸了一下:“从感觉上来说……里面是葡萄酒?”
“呦不愧是华仔,不打开看看吗?这可是少见的好酒。”赛斯催促着晏华将礼盒打开,“托了钟老板才带来的。”
“我倒是比较在意你是花了多少钱才请动了钟函谷帮你找东西。”晏华说着拆开了盒子,仔细端详了下眼前的酒,“我记得这是你先前提到过的,交界都市外面的酒?”
“嘿嘿我也是很早以前才喝过的这种酒,那味道至今难忘。”
“明天来我宿舍一起喝?”
“欸真的可以吗?”
“你事先恐怕已经算到这一幕了吧?”
“就算知道也不要讲出来嘛华仔……这酒可是我劳动换来的呢。”
“难不成你接受劳动改造了?”晏华将酒塞回盒子里抱在膝上问道
“才不是!华仔你看这天上的烟花,其中不少都是我抓来的爆竹怪哦。”
依旧在天上不断绽放的五颜六色的烟花,此刻看起来都像是在回应赛斯的话语一般。
新的一年,亦是新的开始。
“新的一年还请多多指教哦!”

评论(3)

热度(32)